中国文明网 陕西文明网
简体 繁體
道德模范

百姓身边好医生卫西宁:山再高 路再远 患者在哪我在哪

发表时间:2019-12-09 14:29:03 来源:陕西网

从城里开车一个小时,我们来到了韩城市盘龙卫生院。院中的菜地、石榴树使人感觉其实这里更像一户普通的农家院子。随后我们被热情的带到了卫院长既是家又是宿舍的十几平米的小套间,隔着窗望出去就是层峦叠嶂的大山。

韩城人几乎都知道,盘龙地处韩城市北部山区,对于旅游观光的人来说,这里风景优美、空气清新,可对于医生来说,蜿蜒曲折的山路却是工作中不小的难题。

卫西宁:这是经常要走的路。

记者:我看这条路两个人并排走都很困难

卫西宁:这是一个近道

记者:下雨的时候还去么?

卫西宁:去嘛。有的时候拄着一个棍子,背着药箱,经常会滑倒。

记者:从这里到你说的那个自然村步行得多长时间啊?

卫西宁:一个小时,有时候到那里浑身都出汗,(因为是)上坡路。

159平方公里的盘龙乡共有11个行政村,69个自然村6682名村民,除了日常的看病开药以外,122项公共卫生服务一样也不能马虎,有时会为了送一个糖丸,打一次预防针会跑上几十里的山路。这样的工作节奏和强度,是当时在桑树坪工作的卫西宁没有想到的。1998年,在桑树坪镇卫生院工作了十几年以儿科闻名十里八乡的卫西宁被调到盘龙乡卫生院当院长。

西庄镇盘龙卫生院院长卫西宁说:“当时不愿意去,我给我们的领导说,你这是把我从香港往陕北调呢。领导说,陕北也是一个好地方,所以我就去了。”

调到这里,卫院长清楚的知道意味着什么,以前是患者上门找他,现在是他上门服务患者。况且1998年后持续的十多年里,山区道路不像现在这么四通八达,去哪个沟沟卯卯基本都是靠走。记忆犹新的一次,是一个距离卫生院30多里的自然村因为下雨窑塌造成人员伤亡,他撑着伞背着设备,三十多里山路走了三个小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卫西宁说:“太远了,那从这里要到那个山顶上。当时走的真是(实在不行了)。特别是那个氧气袋把我就提的太了。背不是背,提不是提。(下午)一两点的时候我和镇上的人一起回来,大家的身上全部湿了,身上都是泥。”

晴天巡诊也有尴尬。天寒地冻,为御寒穿着厚重军大衣骑着摩托车的卫院长,经常感觉头、手和脚冻得冰凉,可后背却热的冒汗。

“从有梦想开始,我就渴望能成为一名医生。但当工作之初,我却是被人称呼的“小护士”,我参加过许多的培训学习,做过护士,干过药剂,也当过医生,现在已不知我是医生和药剂师或者是清洁工了,因为边远山区太缺少医务人了。”

这是卫院长在学习笔记上的一段心得。由于山区极度缺乏医务人员,在山区工作二十多年的他已经被锻炼成一个多面手。从桑树坪到盘龙,卫院长在哪里,妻儿就将家安在哪里。同样,与卫院长并肩作战的妻子也被锻造成了多面手。

在和卫院长与村民的接触中,我们感觉山区医生更像村民的家庭医生,一个电话,有可能你就要骑车或者步行几十里山路上门巡诊,没有回避与拖拉,也没有空间与时间的限制。

卫西宁妻子王文丹说:“一天24小时都在这里哩。因为病人随时有病随时叫你 ,那这会头疼感冒要药,你不能说你下班了不管了不看了 。再一个你在这里就是为群众看病呢。”

卫院长妻子说,大年初一他们全家匆匆赶回西庄镇杨村看望下父母,三四点钟又赶回卫生院,每年他们在城里呆的时间算下来不到十天。我们无法猜测他们夫妻俩认为这样的生活状态是痛并快乐着,还是忙碌并幸福着。

卫西宁说:“这里的人很好,夏天时候,可以说是村民有什么我就有什么。有时候是我巡诊看病他们叫我把东西带上,有时候是他们过来看病给我带过来一些东西。”

“在这15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名被领导和被亲朋好友可能记不清的医生名字,医生平凡无名的土医生,拯救了无数患者的疾苦。三十多年如一日,换来了当地老百姓的基本认可,这就是我的自豪和骄傲。”

这是卫院长心得的最后一段话。遗忘或者被记住,每个人有不同的选择和理解,而群众的信任和和认可,应该是对一个医者最高的褒奖。

责任编辑:管理员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