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 陕西文明网
简体 繁體
文明城市

韩城人的春节习俗

发表时间:2019-01-29 10:02:20 来源:韩城文明网

春节又称“过年”,是中国人的第一大节。韩城人过年,保留着诸多原生态的形式和内容,体现出韩城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特色。

敬神保持着古老的祭祀礼仪

①仪式古老而隆重

除夕傍晚,家家都在院中正房的屋檐下挂“接神竿”。接神竿是用红绳将柏枝、祃、炮仗、木炭、微型财神馍等分段串起,系于一竹竿或木杆上。在大门内地面上横放一根扁担或木棍,然后在院子正中朝北方向设香案、纳祃、摆祭品、跪拜,放鞭炮,此过程称之为“接神”。

初一凌晨,交过子时之后,家家就开始陆续敬神。祭品、祭仪如接神,但还要在院中燃起柏柴及柏枝。这是周人“禋祀”的传承。古代周人认为,在祭祀时,燃起柴火,火中投入牛、羊、猪等祭品,其产生的烟和香味可直达天廷,向神灵带去人们的虔诚和祈祷,所以,“香烟”便成了沟通人神之间的桥梁。

后来,人们为了方便,便将柏柴、柏枝晒干研末,制成“香”。敬神时,将香点燃,插在香炉中就了事了。可见,敬神上香是古“禋祀”仪式的简化和传承。但在韩城,乡民们在大年初一敬神时还保留着“禋祀”的原生形态。

②祭品是古祭品的传承

韩城敬神的祭品是个头较大的蒸食,造形特殊,雅名“枣祃瑚”,俗称“献yá馍”,五个为一副。

这种蒸食,分两层,下部分底座,形似鼎,三足或四足,上部为花朵状,顶部置一大枣。韩城乡民的祭神为什么要用枣,有其历史渊源。在远古时期,当人们始有社会活动时,便也有了祭祀活动。在食果时期,便以枣为首选祭品。因为枣在黄河流域的栽培,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其味甘甜,营养丰富,耐保藏,一年四季均可食用,被列为百果之王。以枣作为天地神灵的祭品,理在其中。

周代,等级制度森严,天子、诸侯、士祭祀用鼎和簋,而百姓在无权用鼎、簋的情况下,就用“瑚”。瑚是用来盛食物和粮食的一种器具,形制与鼎相似。将枣置于瑚中去祭祀神灵,就是“枣祃瑚”一词的来源(祃,祭的意思)。进入农耕社会后,人们便用蒸食代替的实物。但仍保留了以枣祭神、以瑚盛物的原始形态和名称。至于为什么是五个为一副,一是来源于古人对“五”的崇拜,认为“五”是多而全的象征,如用“五谷”概称各种粮食,用“五行”相生相克表示宇宙物质的相互变化等等。二是士是最接近民众的一个阶层,士在祭祀时用三鼎两簋,合起来为“五”之数,春秋战国之后,在“礼崩乐坏”的社会背景下,百姓仿效士的规制,也便以五个枣祃瑚去祭祀神灵了。

所以说,“枣祃瑚”是古时祭品、祭器、祭仪的综合传承,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是祭祀文化的活化石。

过年时的早饭在全国独一无二

无论是正月初一的早饭,还是初二以后的待客早饭,韩城家家必吃“猪肉臊子馄饨”。

猪肉臊子馄饨,选料众多,制做精细,讲究形、色、香、味的搭配,比饺子的文化内涵要丰富得多。它的制做过程分两个阶段,先是用一寸见方的薄面片包上白萝卜馅,捏成坐佛样式的馄饨,然后上笼蒸熟、晾凉,放在瓦瓮中待用。第二阶段是备菜,既要有山珍,如木耳、香菇、黄花等,又要有海味,如海带、虾米等。既要有猪肉臊子,还要有白菜、豆腐、菠菜、韭菜、葱和姜、酱、香油、十全大料等调味品。食用时,将馄饨泡在开水中泡软,将上述菜料切成不同样式烩入锅中,碗中盛馄饨,浇上臊子汤,调入一匙滴入香油的米醋,桌上再摆四小碟咸菜(如糖蒜、蒜苔、韭花、笋丝等),便可食用。这种馄饨,作法细致,吃起来也甚讲究,从其选料、制作以及食用形式来看,它是韩城农商文化的产物。

走亲访友时间有规定

初一不走亲戚,只在家族、邻里之间互相拜访。

初二走岳父家,初三走外公家,其他时间可自行安排,但初五不能去外公家。

过了初五,各村就开始准备闹社火,过了初十,就开始演出。

送节蒸食有特色

走完亲戚,娘家母亲便准备给先一年嫁出去的女儿“送节”,俗称“送馍”。由女儿的母亲约好自己的主要亲戚,带上数量不等的特殊蒸食,去给女儿送馍。

这种蒸食约八寸长,形如平躺的孕妇,俗称“佑花子”。古时女子出嫁年龄较小,于是母亲藉正月送馍,在蒸食形式上暗示了一种性教育,希望女儿快快怀孕生子。所以说,“佑花子”是千百年生殖崇拜在韩城的传承,虽制作简单,却寓意深长。

儒文化色彩浓厚的元宵节

过去,每到正月十五傍晚,家家都要在自家各尊神龛前燃起油灯,并在天地神前献上煮熟的元宵、大型蒸食“枣山”,祭拜后燃放鞭炮。

元宵节之夜给神敬献的这种“枣山”,实际上是古人所说的“鳌山”。旧时元宵节之夜,人们为了表示欢庆,往往把彩灯堆叠成山状,形如传说中的巨鳌,于是人们便称其为“鳌山”。普通百姓在经济能力上难以做到这一点,于是便以蒸食的形式把它表现出来。有文化的人称其为“鳌山”,一般民众见其用红枣点缀,于是便呼作“枣山”。百姓在元宵节晚用“枣山”敬神,除了表示欢庆外,还寄托了在新的一年中步步登高,读书人独占鳌头之意,所以说,在“枣山”这种蒸食上,体现出了厚重的儒文化色彩。

韩城古城昔日为县治所在之地。过去,古城在元宵节前后,除了迎接四乡的社火进城表演外,本身的重头戏就是正月十五晚在文庙“挂灯”,并伴有猜谜活动,当地人称作“打虎”。

结束过年的特殊形式

过完元宵节,便是正月十六,这时,年也过完了,节也过完了,应该收心各干各工了。所以,过去在正月十六这天中午,家家都吃凉面或凉皮,晚上给天地神也敬献此种食品。之后上香、祭拜、放鞭炮。祭完后化祃送神(“化祃”就是把纳在香案上的“祃”用火点燃。“祃”是用一尺见方的三张黄纸相叠而成),撤去除夕挂起的接神竿,取掉大门内横放的木棍或扁担,这样年就算过完了。

正月十六吃凉面,也有其缘由。其一,年节过完了,就需吃点凉面来降火解腻,以维持身体阴阳平衡。其二,在情绪上降温的寓意。从这个简单的收尾仪式中,我们也可体味出韩城人对整个过年过程设计的科学性和完整性,处处都有文化,事事都具特色,真不愧“文史之乡”。(韩城日报)

责任编辑:管理员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