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 陕西文明网
简体 繁體
文明城市

酸酸的山楂深深的情

发表时间:2018-12-04 10:01:58 来源:韩城文明网

去年十一,我和杨老师带朗朗第一次去了井溢村。这井溢村可是屈原后裔、法王房寅的故乡,毛主席的俄文翻译师哲青年时曾在这里生活学习,《保卫延安》的作者杜鹏程也曾在村子南边的西庄中学半工半读。村子在韩城市区以北,背倚梁山,东眺黄河,汶水和盘河映带左右,土地肥沃,民风淳朴,古老的石板巷道,墙壁斑驳的四合院,保留的老门楼、石羊、拴马桩,以及解放初的戏台子,无不诉说着这里世代传承的安土重迁、尊文重学、诗礼传家的风土人情。

感触最深的还是村里人对树的尊崇。家家门口都种着槐,只是槐树在三四米高处,被嫁接成了龙爪槐,树冠圆圆如伞,枝杈蟠曲如龙,给人奇特苍古、谦逊淡泊之感,配上大门两侧的对联“居家有道唯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让人如沐春风。

井溢村的花椒苗在韩城是出了名的好,从大红袍、狮子头到无刺椒,这里的农家手艺人,用心地找寻,耐着性子等待,扎根土地,在几十年的不断探索中筛选最好的品种,让火红的花椒成了韩城的响亮名片,产量占了全国六分之一,是韩城老百姓最爱的“红玛瑙”和“金豆豆”,也带动了周边县市群众的增收。我们最爱的还是那红彤彤的山楂。

秋高气爽,天蓝风清的金秋,一簇簇熟透了的山楂挤满了枝头。好客的伯和娘给个竹笼说你给娃拣好的摘,朗朗高兴地抓住一颗就咬,红果上留了两排牙印儿,嘴角的口水流了一串,眼睛挤住直摇头。两岁的孩子对酸的印象由此留住。

查阅资料得知,山楂原产我国北方,生命力顽强,树冠整齐,枝叶繁茂,病虫害少,是极好的城市、庭院绿化观赏树种。五月开花,十月成熟,果实酸甜可口,能生津止渴,亦可入药,有消食化积、活血散瘀的功效,维生素C的含量是橙的三倍,所含的微量元素中钙、镁含量更是居各种水果之首。简而言之,山楂树花果鲜美可爱,常吃山楂果可美容养颜。

山楂的花语是唯一的爱和守护。一首老歌《冰糖葫芦》,留住了多少人的童年记忆?

每到冬天,走在千年古城韩城的金城大街,古色古香的街景中,年轻时尚的女孩子们,裹得棉呼呼的孩子们拿着精致的冰糖葫芦说说笑笑或嬉笑玩闹,依然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冰糖葫芦看着就喜庆,红彤彤的新鲜山楂,竹签儿一串,沾上精心熬制的黄亮的冰糖,便把幸福和团圆连成串儿,讲究的还去掉籽儿夹豆沙或者核桃仁,更是酸甜爽口,象征着老百姓对幸福和团圆的美好祈愿。

最难忘的吃法,要数我小时候的了。冬天积食肚子胀,曾祖父从他那“百宝箱”里舀出半碗山楂,洗干净后放洋瓷碗里在锅里蒸。我们躲在热乎乎的炕上,急不可待地趴炕沿边看那白色蒸汽呼呼往上蹿,老人过一会儿揭开盖子用勺子压一压捻一捻,嘴里轻轻吹着气,那酸酸的味道就弥漫了整个小房子。一把白糖撒进去的时候,我们已经顾不得烫了,在他慈爱的注视下咂咂有声地分享完那酸甜可口的美味。肚子里哪有毛病呀?都是馋虫作怪。只是长大以后,那样的美味再也不会有了。

今秋韩城又种了几百万棵树,听说山楂树种进了薛峰川移民搬迁的共裕社区。井溢的伯说山楂好管理,不用打农药,是最好的绿色食品,一亩地能产四五千斤,也就是四五千元的收入,这样看来,把山楂和村庄绿化、全域旅游结合起来,确实是一个美化的好路径、富民的好产业。如果再加工成糖葫芦、糖雪球、山楂糕、山楂卷,更能给老百姓带来好收成,给游客在“有故事的韩城,有味道的旅程”中留下有滋有味的舌尖记忆和伴手礼。

山楂树年年都会结满果子,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始终未变,记忆中那深深的情,那饱含长辈疼爱的守护也始终未变,它们在山楂树的春华秋实中代代传承。(韩城日报)

责任编辑:管理员

阅读